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国际患者与本地人价差10倍 语言不通维权难

  北京某高校大四学生丹丹上学期参加一次求职经验分享会时,了解到颜值对女生求职越来越重要。求职季临近,找工作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她觉得“变美”可能会提升自己的求职竞争力。
 
  “不能否认,韩、日等国的整形美容行业有好大夫,但一般人找不到。”马继光说,韩国有一些小的家庭式整形美容场所,管理混乱,卫生也不达标,不明就里的人去做手术,风险很大。更严重的是,韩国还存在个别“黑作坊”,没有医疗美容资质,全院上下几十人都没有行医执照。
 
  我国公立医院整形美容收费由国家定价,韩国整形美容机构绝大多数都是私营的,很多机构有两套收费标准,一套给国际患者,一套给本地人。二者的差价很高,最高相差近10倍。越是韩国“小作坊”、黑诊所,差价越大,差价就是中介费用。“去韩国整形美容,即使不出事故,也有很大一笔钱被中介拿了。”祁佐良说。
 
  由于语言不通,大部分赴韩国整形者是通过中介完成的,这些中介与韩国非正规的整形美容机构联系紧密,而相关机构没有信誉度,也没有客源,只能通过中介来招揽生意,中介为赚取高额中介费,肆意夸大手术效果。
 
  祁佐良认为,在做整形手术之前,求美者需将对美的需求充分告知医生,同时医生也应该说明手术的预期效果和风险,所以双方的沟通十分重要。然而,求美者出国整形美容,往往是由中介充当翻译。中介为了快速达成交易,只说效果,不说风险。“求美者不懂韩语,也看不懂合同里的内容,一切听中介的,手术结束,才发现效果与自己预期的不一样,想修补已经很难了。”
 
  丹丹一直对她的单眼皮不满意,想找机会做一下,又不太相信国内整形机构的水平。趁着去韩国旅游,在导游的劝说下,她花了2万多元人民币,在首尔做了双眼皮手术。“现在有了双眼皮,自己的颜值加了分,找工作也更有信心了。”
 
  像丹丹这样的出国求美者不在少数。全国工商联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整形美容业市场规模超过4500亿元,增长率为20%,整形美容业已成为国内第四大服务业。然而,还是有许多求美者愿意花高价出国整形,特别是去韩国。据韩国官方统计,仅2014年,中国赴韩做整形手术的人数就高达5.6万。原因何在?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院长祁佐良分析,一方面,国内专业的整形外科专科医院和大型公立医院的整形外科技术水平都很高,但是由于公立医院的体制特点,没有市场宣传,人们对其了解很少,不知道公立医院也有整形科室,甚至认为“美容院”做美容手术是天经地义的事。另一方面,民营医院为提高经济效益,从韩国聘请一些医生进行夸大宣传,使人误认为“韩国医生整形手术做得比中国医生好”。此外,国内整形美容业发展迅速,水平参差不齐,影响了整形外科的行业声誉。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95%以上的整形美容事故都是由“小作坊”造成的,影响恶劣。祁佐良说:“国内高水平的整形美容医疗机构没有被老百姓了解和信任,大家听说韩国、日本整形好,就盲目认为所有日韩整形都是最棒的。”
 
  近年来韩国影视剧在国内流行,剧中帅哥美女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这些演员在公开场合不忌讳说是因为整形而变美,国内娱乐媒体争相炒作,无疑刺激了那些对相貌不满的人,很多求美者跃跃欲试。
 
  一些整形美容中介机构为了多挣钱,通过广告等方式夸大日韩的技术和效果,招揽很多求美者去日韩整形。柳红苗是北京一家公关公司业务员,今年国庆节期间去韩国旅游,刚下飞机就有中介人员黏上来,说当地的整形美容技术能让人“换新颜”,甚至“改变人生”。幸亏当地的朋友提醒说,有人因此上当受骗,美容成了“毁容”,柳红苗才没跟着去。
 
  北京金融行业的白领王小美不久前去日本做了隆鼻手术,但回国没多久,就发现鼻假体发生移位,鼻子上还鼓起一个小包,她赶紧又去日本做了修复手术。不幸的是,回国再次发生了鼻假体移位,她几乎要崩溃,不再相信日本所谓的整形专家。后来,她在北京一家大医院接受了修复手术,终于解决了假体移位的问题。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东院)常务副院长马继光是王小美的修复医生。他认为,从整体来看,日本整形医生的服务水平较高,但王小美当时找的医生有问题。马继光透露,最近几年,他记不清做了多少台出国整形失败又回国修复的手术,而其中以去韩国整形者占绝大多数。中国整形美容协会2015年公布的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人赴韩整容事故和纠纷发生率,以每年10%至15%的比例增加。国内整形美容业人士频频提醒:出国整形要小心暗藏的“美丽陷阱”。
 
  去国外整形美容,一旦出现事故,维权很难。祁佐良分析,很多中国人在国外听不懂语言,看不懂合同,又不了解当地法律法规,不知道如何上诉,多数只能认栽。有求美者在韩国整形后出现医疗事故,只能在整形机构门前闹,结果被当地警察以影响社会治安为由关起来,吃了很多苦头。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12-30  【打印此页】  【关闭